【究惑】THIRSTY(abo)

给rr的生贺,生日快乐。 憨批 @迢渡 


禁闭室里,一张床,俩个人。相视无言。

新链接点评论。

2019-09-11

hi

话不多,更新慢。

黑历史,偶尔删。

2019-05-28

【祁炀】DRUNKENNESS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想看老畜生欺负小炀神

醉酒后的car。4k。

是给宝贝女鹅 @脆皮年糕 提前一个月的生贺。()


正文

“于炀醉了。”

祁醉看着这条消息下一秒就是往酒店旁的KTV冲过去。
争分夺秒。
拉开包厢门的那一刻之间于炀红着脸趴在沙发上,纤细的手指还扣着橙色的话筒,嘴里有一下没一下地唱着歌。 祁醉当场黑下了脸。卜那那见人脸色一变,心说不好。
“你们给他灌了多少。”祁醉走到于炀身边,扫了一眼人。 辛巴抖索了一下。
“于炀自己说酒量好,然后喝到后面了也没人管...都喝兴上了...就,不知道怎么的醉了。”
祁醉横抱起于炀,于炀脸红红的...
2019-05-15

朝俞(r)TIE ME DOWN.

 吃醋(我没看出来)
喵喵叫梗。oocoooooooooc非常。雷的话出门左拐不送。
就是很想看他们做爱。(滚)
第一次写 有、生疏()

贺朝半瘫在沙发上,俩只修长的双手扣住手机正在给自家的小朋友飞快地打着消息。
“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十点三十分,请问谢俞小朋友什么时候回家?”
一分钟后,谢俞没有回复。
五分钟后,谢俞仍旧没有回复。
贺朝微微蹙眉,轻啧了一声。默不作声地站了起来披上外套出了家门。

“我在楼下等你。”
这是前五分钟贺朝发给谢俞的消息,谢俞才给自己的学生补完课,只是瞟了眼亮起来的屏幕,慢条斯理地收拾着自己的资料,待了两三分钟,学生走了 谢俞才拿起手机给贺朝打电话。
“喂。”由...

2019-04-30

© 糖罐揣花瓣 | Powered by LOFTER